新闻中心 NEWS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 行业新闻Industry News

美股大跌前投资大佬成功“逃顶”: 不约而同抛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在10月美国科技股大幅回调引发美股剧烈动荡前,寰球多位投资大佬早已提前“逃顶”成功。

  11月15日,索罗斯基金公布今年三季度持仓报告显示,其间索罗斯清仓了Facebook,并对视频网站奈飞(Netflix)、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等科技股进行减仓。

  当日,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暴露的三季度持仓讲演也显示,7-9月巴菲特仅小额增持苹果公司股票52.3万股,远低于前两个季度累计8660万股的增持幅度。

  11月14日,寰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颁布三季度持仓报告,其间基金管理人瑞·达利欧也取舍减持甲骨文等科技股股票。

  在摩根大通策略剖析师马尔科·克兰诺维奇看来,这些投资大佬三季度群体对科技股投资趋于谨慎保守,与此前他们一再强调美国科技股估值偏高相响应。

  “他们比其余投资者更胜一筹之处在于,洞察到四季度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将导致10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引发大批机构弃股投债,加速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比较而言,三季度末不少投资者仍陷溺在科技股上市公司大额回购的喜悦中,误判回购行动将推动美国科技股更上一层楼。”马尔科·克兰诺维奇向记者分析。

  值得留心的是,在应答美国股市激烈动荡筛选防备性投资组合时,这些投资大佬的策略却呈现较大不合。

  好比,三季度巴菲特大幅加仓美国银行近2亿股与高盛约510万股,与索罗斯减持摩根大通、富国银行、花旗银行等金融股,将大量资金配置到芯片企业AMD,形成了赫然反差。

  对冲基金桥水则更加出人意表,只管三季度黄金价钱跌势不减,但基金管理人瑞·达利欧仍坚持大量黄金ETF头寸,甚至加仓了巴利克黄金公司、弗兰科—内华达公司、纽蒙特矿业公司跟金罗斯黄金公司等黄金股。

  在瑞·达利欧看来,随着今年以来地缘政治危险回升,投资者应考虑配置5%-10%黄金资产作为对冲。

  “目前而言,金价在1200美元/盎司附近低位徘徊,让桥水基金在黄金投资策略上蒙受不小的净值丧失。而AMD三季度翻倍上涨,对索罗斯基金净值回升奉献度较大。”一家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但要判定这些投资大佬避险交易策略谁能笑到最后,或需等到美股泡沫彻底决裂时。”

  群体看跌科技股

  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看来,索罗斯、巴菲特与桥水基金三季度纷纷削减科技股投资力度,甚至对Facebook等个股进行大幅减持,并未出乎市场预感。

  “今年二季度以来,索罗斯、巴菲特、瑞·达利欧都在不同场合表示,以科技股为代表的美股资产估值偏高且难以持续。究其起因,一是美国很多科技股业绩增速远低于股价上涨速度,无奈支持高估值;二是美国科技股回购行为所带来的股价上涨红利,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近期,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还决定斥资约10亿美元回购自家股票,由于巴菲特认为当初金融市场资产“太贵”,已找不到被低估的投资品种。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交易员坦言,这些投资大佬的减仓机遇决定,确切比个别机构投资者稍逊一筹。

  比方索罗斯赶在Facebook用户隐衷泄露事件连续发酵之际悄悄清仓了这只股票,但当时很多投资者仍以为Facebook有较大上涨空间,甚至趁股价回调之际大举抄底。当初索罗斯胜利“逃顶”,而不少对冲基金却因科技股大跌在10月份遭遇超过3%的净值损失,创下近年以来最大的单月净值跌幅。

  三季度索罗斯逢高减持奈飞,同样躲避了一个投资雷区,因为近期奈飞财报显示业绩有所下滑,导致股价浮现逾10%的下跌。

  “索罗斯与巴菲特都在三季度增持苹果股票,因为他们认为苹果巨额回购股票行为将令其股价保持较高水准平稳稳固。”马尔科·克兰诺维奇认为。今年前三季度,苹果已花费626亿美元回购股票,回购额达到去年同期的三倍。

  马尔科·克兰诺维奇坦言,跟着美国上市公司回购潮趋于集中化,即25家大型企业贡献了今年美股回购总额的逾95%,不打消索罗斯、巴菲特还会加大这类股票的配置,并围绕股票回购行为设定专门的套利策略。

  戒备投资组合截然不同

  不外,在构建防范性投资组合时,这些投资大佬出现了明显分歧。

  比喻索罗斯大举减持多家美国金融股时,巴菲特却不改对高盛、美国银行的青眼。

  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背地,是两位投资大佬对支撑银行股未来涨跌趋势的驱能源存在不同观点:索罗斯认为美国经济增添周期见顶将导致金融机构事迹下滑,对金融股股价造成下跌压力;巴菲特更倾向特朗普政府持续放松金融监管力度,将给金融机构业绩增加发现更大红利。

  “不同于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判断,索罗斯更善于从市场错误交易举动寻找套利机会。”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比如此前比特币等虚构数字货币价格大跌,市场断定挖矿等产业日益萧条,导致生产显卡的AMD业绩开始下滑,但索罗斯却认为市场低估了区块链各种技能翻新发展所衍生的高端显卡、数据中心跟挖矿处理器芯片的须要,转在三季度反向投资AMD,凭借其当季逾100%涨幅收获不菲。

  “目前让对冲基金业内相比猜忌的是,桥水基金持续留守黄金ETF头寸。”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只管近期地缘政治危险事件迭起,以及美股剧烈动荡,让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断定黄金占领较高的上涨空间,但纵观今年以来黄金在金融市场多次动荡期间表现“黯淡”,不少对冲基金对黄金又爱又恨,絮叨采取看涨不买涨策略。

  目前,索罗斯、桥水基金治理人瑞·达利欧均认为,新兴市场资产经历此前大跌已显现价值低估状况,抄底这类资产将领有不错的保险垫效应。

  “只不过,目前这些投资大佬管理的资管机构不大可能大举配置新兴市场资产避险,按照基金投资条款约定,他们在新兴市场的投资比重不会超过5%。”马尔科·克兰诺维奇指出。